如何画好梅花枝干?这篇讲得很详细!

  本素材摘录自人民美术出版社《老年国画大学堂写意花鸟画技法梅》,曹国鉴编,节选网络共享内容仅供参考,如需深入学习,请从正规渠道购买正版图书。

  画梅首先要画好梅的枝干,它是梅的主体,体现着梅花傲雪凌霜的品格和梅花的气质,画干特别强调笔墨气韵,要以书法入画,所以“写”在行笔当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梅干的取势确定了一幅梅花的整体构图,关系着一幅作品的成败。

  在讲具体画梅干的技法之前,先把相关的几种笔锋的运用熟悉一下。写意画中笔法的运用以侧锋居多,而中、侧锋两种笔锋相互之间的转换也是笔法中最常见的,少了转换也就少了有用笔上笔法的变化。笔锋有正、侧、顺、逆,还有与之相辅的拖锋。正锋也称中锋。梅花的嫩枝均需中锋的用笔。中锋线融入行笔的提按,可以控制一条线的粗细变化。

  侧锋,取其线的柔媚。侧锋是侧锋、逆锋结合的一种笔法,这种笔法在写意枝干画法中广泛使用。就是行笔过程中的向上推或向下拉的用笔,目的是求其笔法的涩滞、苍劲,适宜表现枝干表皮的粗糙、斑驳,梅的主干、粗枝就是用的这种笔法。

  梅的老干即主本,苍虬蟠屈,宛如游龙。所以在行笔上力求苍劲、枯涩,多以侧锋、断续推移的方法写出。勾皴法画干,用硬毫一类的二号斗笔,笔上水分不宜多,先蘸调好的灰墨,然后在设色碟上把笔上过多的灰墨下注,落笔前再于笔尖上蘸深墨自主干的暗面一侧入笔,侧锋笔肚下按连续顿挫三五笔,然后仍用侧锋以笔肚枯涩的笔墨皴写不同的长短弧度,此时画面上的笔墨已是由湿渐干,在这一侧的勾、点、皴完成后,随即用余墨勾皴出受光面一侧的断续轮廓及纹理弧线。

  当这一段主体主干画完后再以同样手法写出下一段,如此分段地完成一棵梅的主干。勾皴后用淡灰墨于主干上做局部的点染,以加强干的立体感。待墨色全干后再以浓墨点出苔点,突出其边缘斑驳粗糙的质感,体现笔墨上的苍润古拙。苔点要有聚散、大小的变化,暗面点多,亮面点少。点苔既有醒墨作用,也有画龙点睛的感觉,所以宜少不宜多。

  笔墨上的虚实、浓淡是画好主干非常重要的一点,干湿墨色运用得合适,加上腕力的配合更是技法上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。受光面的勾线行笔可有断续,宜毛、宜涩,不宜光洁。

  主枝,可用与老干相同的勾皴方法,亦可用泼墨法饱蘸浓淡墨色一笔挥就,粗枝落笔宜迅捷果断,侧锋起笔后随即结合笔锋的转换、顿挫由下到上由粗渐细一气呵成,中途不断续,一送到底。遇有枯涩的散锋切不可重笔填补,需知这正是写意笔墨的精华所在。老干发枝枝杈纵横,四面生枝,疏密得势。

  嫩枝刚健挺拔,出枝多以不等边三角形或不等边多边形穿插交错,以形成长短、粗细不等的刚中寓柔、直中有曲的枝条。枝不对发,不平行,不等距,三线不可交于一处。新枝凌空取势最显,出笔宜迅捷果断,一笔由粗至细至梢部回锋收笔。

  古人画梅新的枝条喜欢凌空取势,所谓的俏枝,指的就是外伸的新枝嫩茎,要控制好笔的提按,一笔中直中有曲,略显弧度,不可笔直地一贯到底,既有中锋线的刚劲挺拔,又要体现刚中寓柔。梅的嫩茎画法是枝干当中最难掌握的一项,它和老干同样体现着梅的气质。

  梅花的嫩茎在出枝时于交错重叠的部位,依据花的生长规律,用断续留空的方法空出间隔,以待下一步勾、点花瓣时补入花瓣。

  梅花的出枝以“女”字形排列居多,也有鹿角形的三笔排列,三笔之间互有长短,形态多有变化,此外还有两笔结枝的丫字形,三种形式可以交错变换使用,以求得整体构图出枝的多姿。梅枝的结梢也是画梅所不能忽视的,其形式有三种,即花苞梢、苔点梢和秃尖结梢。

  泼墨法画干多用复笔画出,复笔是指用大号硬毫斗笔,饱蘸浓淡墨色分左右两笔所写出的主干。一般行笔多从上到下,当然亦可从下到上,左侧画完紧接右侧一气写出。侧锋与中锋相互转换,顿挫笔法亦融入其中,落笔不容迟疑,连贯行使,气贯始终。泼墨画干调墨和蘸墨是墨的层次体现的关系,另外墨色的饱满,笔与笔之间上下衔接中浓淡虚实的体现都至关重要。笔墨的强弱在这里全得到充分的施展,一次落墨成形不得反复添补。

  梅干的出枝从画面的上、下、左、右四个角都可以,上侧左右两个角的出枝主要是垂枝倒梅,下侧左右两个角的出枝在梅花构图上是比较常见的。出枝忌从画面正中出笔,这样容易造成左右的对称,是构图的一忌。出枝组合上要注意“拢”气,处理好出枝的疏和密,要疏而不散,密而不乱,穿插有致。章法上要求变,该俏的地方一定要有俏的笔墨,取势上还应注意画面的空灵,求简不求繁。